365bet外围投注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365bet外围投注 > 法治文艺

选举

作者:缪崟 来源:省法宣办【字体: 发布日期:2018-12-10 16:12阅读:


    大概是三年前吧,我市西城迎来了拆迁风潮,这对于当地老百姓来说无疑是天大的福祉。这意味着,他们不但能够走出泥巴田,住进高楼住宅,更是能够获得一大笔拆迁补偿款。所以,拆迁所到之处,家家户户无不放炮庆祝。

    我家所在的东岗村正位于规划道路——友习路的拆迁红线内,属于第一批征迁对象。那段时间,大概是建村以来农人们最幸福的时光。村头村尾无不议论着拆迁事宜。恰在这时,又逢村两委的换届选举,热闹便伴暑气充弥着整个村落。

    村书记是我的三爷,已是到了该退休的年龄。大家都在说,宝三爷退的真不时候。因为,拆迁会牵涉到很多工程和公共财产的分配,无疑都是有很大油水的。可是,政策就是政策,不会因为任何事情任何人而改变,退,是必然的。竞选村书记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我的堂哥,村主任——孙保山,一个是我的同学,村支委成员——杨俊。两个人都是村里响当当的人物。选举村支书的只有党员才有选举权。我村有33名党员,我家就有4个,我,我老婆,我爸和我弟。

   你也不用想,这4票肯定都是投给我堂哥的,这也是我们全家共同商议的。前几日,堂哥宴请了我们全家。我爸当场拍桌,咱家是认亲的,这四票都是保山哥的。就算不投保山哥,我们也不会把票投给我同学杨俊,这个鼻孔朝天的人,那年我弟弟上大学申请困难补助金,让村里出个证明盖个公章,他纠着我家条件不符合贫困标准,死活不肯。最后,还是我堂哥出面给盖的章。只这一点,我们也不会把票投给这个不讲半点情面的人。

     选举的那段时间,堂哥八面生风,满面春光,亲切得和每个人握手。大家也对他恭敬有加,似乎他接任村书记这一职位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这个杨俊不知道去哪了,不见得他走动拉票。似乎,毫不在意这个“肥差”。看来这家伙也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自知没戏,何必自讨没趣。

     一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围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妈叨咕了几句:“你们别说,杨俊这孩子还真不错,二华家孩子上大学凑不齐学费,他忙前忙后,帮着申请了困难家庭补助,还自掏腰包给了3000块钱……”“可不是,听说许大爹上次住院,他跟着去了医院垫付了医药费,还陪护了几天,出院又帮着办理大病救助,许大爹现在逢人就讲杨俊是他亲儿子……”老婆接过话茬又说道。弟弟埋着头:“爸,你们那年给我搞得困难补助3000块钱,我一分钱也没花,我实在花不下去,咱家哪里算得上贫困啊,当时我都交给辅导员,让辅导员转交到那些真正贫困的同学手里了……”说完,他立刻转身走开,生怕被叫住。我和爸爸面面相觑。回过神,爸爸嘟囔了一句:“这个败家子,到手的钱不要,还给人家,我们家钱都是纸冲的吗?”我没搭话,自顾自地吃完饭,回房呆着。

    夜深了,我辗转难眠,准备到院子里抽根烟。月下廊前,爸爸竟坐在那,叼着烟,一动不动,像足了一座雕像。“爸,还没睡?”他见是我,吸满了一口烟,长舒了出去,“睡不着……你说,杨俊这人到底怎么样?”我竟一时噎住。“你有底了?”我还是没说话。“早点回去睡,明天还要上班……”我如释重负,飞也似的进了房间。

    选举的那天,杨俊以27票对6票的绝对优势当选了新任村书记。我到现在还记得保山哥当时意外得似乎太阳打西边出来的表情。可事实就是如此,从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第二年7月1日,我们社区中心党委组织召开了纪念建党大会。会上,公布了孙保山同志因为在招揽工程中的违规操作和侵吞公共设施拆迁补偿款,被开除党籍,并交由有关部门查办,希望广大党员干部吸取教训,洁身自律。同时,表彰了优秀共产党员10名,杨俊站在台上,戴着无比鲜艳的大红花……

   台下,坐在一排的我们一家四口,互视一笑。